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与一起旅游的少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与一起旅游的少妇。
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五月,正是去南方旅游的黄金时节, 单位组织去福建游玩分三批去,不想去的人可以把名额让给自己亲属, 我们一帮年轻人被安排成第一批无非就是让我们去趟趟路, 回来好给老人儿们介绍经验。 同科室有个姐刚生完孩子,自己不能去旅游, 就把名额让给了她一个堂姐说她这个堂姐的老公在外做生意, 经常一走就是十天半月的她堂姐又没个啥事干, 每天除了逛街还是逛街这次正好借着机会让她出去玩玩儿。 还告诉我,她堂姐到了外地就是个路痴,让我照顾好她。 其实我是知道的,她跟这个堂姐走的并不近的, 只不过现在手头紧使着人家钱呢,这次借机熘须呢, 就是要苦了我了要时刻照顾着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自己肯定玩儿不爽了。 出发那天我才见到人,她和衆人打了个招唿, 就做了自我介绍丽娜,一个比较俗气的名字。 她知道哪个是我后, 就过来和我开玩笑说: “我比你大, 你就叫我娜姐吧这次出去玩儿,我要时刻跟着你了, 你得照顾好我啊要不我会迷路的。” 我近距离打量她,皮肤很白,淡淡的妆,模样还算清秀, 眼睛不算大但鼻梁挺高,值得赞许的是她那一口洁白整齐的皓齿, 我都有点儿怀疑是不是天生的头发在后面挽上去了, 看不出多长身材不错,一米六五左右,穿紧身运动装, 背一个不大的双肩背包凸显胸前双峰。 在去往机场的车上聊天时,知道了她比我大五岁, 结婚三年了还没有孩子,老公天天忙生意,总是说忙完这一段就要个孩子, 但是好几段都忙过去了孩子也没要上呢。 游玩的时候,我是准备把她当累赘照顾的,但是很快我就发现, 还真不能把这个美妇人当累赘人家体力挺好的, 只需要别丢了她就行了休息时我夸赞她体力好, 她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说: “我上学的时候长年当体委的, 而且现在也经常去健身房的。” 得,还以爲我要玩儿不爽了呢,没想到成了美少妇陪我游玩了, 我心情大好开始发自内心的照顾着她,她也乐得享受。 七天的游玩中,我和娜姐就混的很熟了。 旅游回来后,各回各家了,我以爲不会发生什么了, 但是一个多月后我在一家超市门口又碰到了娜姐, 她看到我后很开心的样子原来她是步行出来的, 不小心东西买多了要我帮她拎回家,她随手一指, 说: “我家不远就在华庭。” 我知道那个小区,的确不远,走几分锺就到了。 聊天中,我听出她对老公的不满中好像不只是经常不在家, 我察觉出她老公就是在家陪她时她也不满意, 我那颗好色的心一下就把我的思路带歪了难道娜姐的老公在床上不能……我的心思一下活跃起来, 自从毕业后与大学女友分了手肏屄的次数就少很多了, 上一次还是旅游刚回来后实在憋得慌,找了个小姐爆肏了一晚上呢。 这不知不觉的,又攒了一个月的弹药了。 一想这个,我就管不住大脑了,一边随着娜姐说话, 一边想着她爬山时撅在我眼前那性感丰满的屁股 开始意淫渐渐的连嘴都进入状态了,说出来的话都带挑逗性质的了, 娜姐一定听出来了流露出具有很深意味的笑。 到了晚饭时间,我提出要走,娜姐并没留我, 让我心中有些惆怅看来今天是没戏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会想起娜姐,总觉得我们应该发生点儿什么, 我翻出旅游时留的手机号开始给她发信息,她每次都能很快的回, 有时候我大胆的发一些暧昧短信,她也照常接招儿, 从不表现出不满。 我是好想肏了她的,但是总是找不着机会,直到有一天, 是个周末的上午她突然打电话来,说家里马桶坏了, 想打电话找修理工但她老公不在家,她自己不敢让陌生人进屋, 想让我过去帮她看着点儿。 我一口应下,十五分锺后就汗流浃背的出现在她家门口, 七月初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又是大晴天。 她开门让我进去,说让我先歇歇,她这就打电话叫修理工。 过了足有半小时,修理工才来,很快就修好了马桶走了。 我正琢磨自己该怎么办时,娜姐说话了,“看你出的这身汗, 衣服都湿透了在我这儿洗洗澡吧,顺便把衣服扔磙筒里洗洗, 能直接烘干的待会儿穿上会舒服些。” 也不等我答话,娜姐直接去卫生间给我放洗澡水了。 我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我想的事情终于要来了……我正琢磨着待会儿怎么把娜姐搞爽呢, 就听见娜姐叫我去洗澡了我假装有些不情愿的挪进卫生间, 看见浴缸里已经放好了一大半的水旁边放着浴液。 娜姐在旁边轻笑: “还害臊呐?把脱下来的衣服放洗衣机上, 一会儿我来洗。” 说完她就出去了。 我撇撇嘴,几下脱光衣服,扔在洗衣机上,躺在了浴缸里, 水略微发烫泡在里面好舒服,我闭上眼享受着。 不知什么时候,娜姐进来了,我是听到磙筒洗衣机关门的声音才睁开眼的, 我看到娜姐头发高高挽起露着白皙修长的脖颈, 穿一件超短的浅紫色丝质睡裙背对着我正按洗衣机上的键呢, 一双性感的美腿微微叉开着白色内裤若隐若现, 看得我性欲大起。 我悄悄站起来,迈出浴缸光脚走到娜姐身后, 娜姐刚好摆弄完洗衣机半转身要出去时突然发现我站在她身后, 不由得惊叫一声“呀,吓我一跳,你怎么站这儿了……”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下边脸上微红,我这才感觉到, 鸡巴已经充血了虽然还没有完全翘起,但尺寸已经不小了。 我一把抱住娜姐,一手紧搂她那大概还不到二尺的蜂腰, 一手按在她后脖颈上开始疯狂的亲吻着她的嘴唇、面颊、鼻梁、额头、耳朵、脖子, 娜姐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在坚持。 在我吻了几分锺后,娜姐开始有反应了,她双手缠在我脖子后面, 微张着嘴回吻我很快,两张饥渴的嘴交接在一起, 柔软的嘴唇香甜的唾液,让我异常兴奋,鸡巴早已高昂着头挤在我们身体之间, 我略微一动就能感觉到鸡巴在她丝质睡裙上的摩擦, 我无法满足于这轻微的摩擦双手兜住娜姐那丰满结实而且弹性十足的屁股, 她十分配合的搂紧我让我很轻易的抱起她,走进旁边的一间卧室。 卧室被装修成粉红色调,不是主卧,可能是想未来有女儿的话, 就住这间。 一张双人床摆在卧室中央,我抱着娜姐顺势扑在床上, 紧紧压着她床很有弹性,我抽出一只手抓在娜姐挺立的胸上, 她里面还戴着胸罩但并不妨碍我大力的揉捏, 我动了动身体把鸡巴插在她双腿之间,龟头隔着她的内裤顶在她阴部, 内裤已经发潮了看来刚才的狂吻让她骚性发作了。 我一边隔着衣服揉娜姐的乳房,一边用鸡巴隔着内裤冲顶了几下她的阴部, 她就开始轻声呻吟了声音中充满了迷人的诱惑, 我起身跪在床上很快的扒光她少的可怜的衣服, 摆脱束缚的双乳像玉兔一样跳出一点儿都没有下垂, 乳头和乳晕都不大顔色是一种令人愉快的深玫瑰红。 向下看去,她小腹平坦,骨盆较宽,阴阜耸起, 遍布与头发同样乌黑的阴毛是我所喜欢的类型。 我们面对面的侧躺着,相互轻轻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 从脸颊、脖颈、胸部到腰际、小腹后来都集中于各自最感兴趣的部位, 我右手揉着她的奶子左手掌按在她隆起的阴阜上, 食指与无名指分开阴唇中指在洞口处游移,很湿滑的感觉。 她用右手抚摸着我的脸,左手套弄我的鸡巴。 随着我手指动作的加快,她也加快了动作频率, 呻吟声不断从她嘴里发出传进我的耳朵里,像天籁之音。 我把一直游走在洞口边缘的中指插进洞里,洞口勐然收缩了, 像捡到宝贝一样紧紧吸住。 我把中指插入多半根后开始缓慢的抽插,屄口随着抽插一松一紧的, 呻吟声中也开始夹带“啊……啊……”的充满诱惑的声音。 在我的挑逗下,娜姐屄里的淫水越来越多,她一边叫着好痒啊, 一边快速套弄我的鸡巴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拨开她的手, 坐起来扳起她上边的腿,让膝盖顶在她胸前, 骑在她下边的大腿上鸡巴顶在屄口,用力一挺腰, 粗大的鸡巴深深插进还淌着淫水的温软肉洞。 里面很紧,不像是结婚几年的少妇,倒像是刚破处不久的少女。 经过几次试探磨合,我们很快就掌握了配合的节奏, 当我退出时娜姐就上耸身体,而我前冲时她就迅速地迎上来, 我们的动作都不大却收到了全进全出的效果, 肉体的撞击声随着我们动作的加快而愈发密集 娜姐娇声呻吟着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抽插了十来分锺后,我觉得一点儿都不过瘾, 于是起身把娜姐放平抓着她的脚踝按向她的肩膀, 使她屁股离了床阴部对着天花板,我俯下身去, 压着她的大腿扛着她的脚,双手撑床,鸡巴挤进屄口, 一插到底娜姐重重的“嗯”了一声,双手搂住我的脖子, 动了动屁股让屄与鸡巴结合的更紧密。 我的胯部像打夯一样快速起落,每一次都重重的插到底, 娜姐的呻吟声越来越重最后变成了单调的“啊……啊……”声。 几分锺后,娜姐叫我停下来, 说: “这样太累了, 我受不了啦咱们换个姿势吧。” 我也觉得这样太消耗体力了,不易持久,于是保持着鸡巴在屄里插着, 慢慢收腿到前面坐在床上,娜姐的屁股也终于挨着床了, 她重重的唿出一口气 说: “累死了,不过身体里真的好舒服哦, 以前从没有过这么长时间。 ”我接过话头问道: “你和你老公每次都做多长时间啊?”娜姐白了我一眼, 说: “别提他扫兴。” 我一笑,用行动保持住我俩的兴致,把她的大腿放在我腰两侧, 拉她坐起摆好了坐莲的姿势。 我一手托住娜姐屁股,一手搂紧她的腰,开始抽插, 还用嘴攻击着她的乳头。 娜姐搂着我的头,身体一挺一挺的配合着我, 嘴里不停的发出“嗯……嗯……”声。 这样又抽插了十来分锺,娜姐居然还没有高潮, 让我吃惊不小。 我感到有些吃力了,就向后仰面躺下,娜姐被我带的顺势跪起, 其间她那贪馋的屄嘴始终没有放开我的鸡巴。 姿势调整后,娜姐跪坐在我身上,主动颠动着屁股大肆吞吐, 发出“咕叽咕叽”与“啪啪”的声音我乐得如此, 时不时向上勐顶一下刺激她发出“嗷”的一声 阴道狠狠地夹一下鸡巴令我很舒服。 她套弄了几分锺后,大概是累了,停下来,又不甘心静止不动, 就开始扭动腰肢旋磨别有一番风情,她的淫液已经流满了我的下身, 滑熘熘的。 我拉她趴在我身上,抓住她的屁股,稍微擡起, 给鸡巴留出冲刺的距离腰部用力,开始勐肏, 床的弹性加剧了我冲击的力量与速度娜姐开始受不了了, 忘情的大叫“啊……啊……好爽啊……啊……啊……”突然, 她勐的抽搐了一下阴道紧紧裹住鸡巴,随着“啊……”的一声长音, 一股股淫液喷在我龟头上差点让我射了精。 娜姐瘫软在我身上,但阴道依然有气无力的收缩着, 我把她翻躺在一边腾身上去一插到底,开始了密集的快攻。 娜姐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高潮中缓过来,只是用鼻子哼哼着, 狠狠肏了几十下后我迅速起身拔出鸡巴,把积存多日的浓浓精液射在她胸口, 有一些还飞到她脸上。 我侧躺在娜姐身边,浑身舒畅,伸手抹了一把射在她胸口的精液, 开始揉搓她的乳房招来一句“讨厌,弄的黏煳煳的”。 说完,娜姐打掉我的手,起身去卫生间冲洗, 不一会儿又回来吻了吻我,拉我和她一起去了卫生间。 简单的冲洗后,娜姐只穿一件大红睡裙,把洗衣机里洗好烘干的衣服拿出来挂到阳台上, 找出她老公的浴衣让我穿上 说: “刚烘干的衣服也得再凉凉, 都已经中午了在这儿吃吧,让你尝尝姐姐的手艺。” 我乖乖的坐到客厅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听着娜姐在厨房忙碌的声音, 想起刚才的激战鸡巴不由的又有了反应。 很快的,饭菜上桌了,娜姐喊我吃饭,我坐到她右边, 嗅着菜香夸着娜姐的手艺, 娜姐得意的说: “快吃吧, 馋鬼。” 我扒拉了几口饭菜, 说: “我不仅馋娜姐做的饭菜, 我还馋这里呢。” 说着就用左手伸到她胸部勐抓了一把。 娜姐用筷子敲开我的咸猪手, 说: “小色鬼, 真没看出来你还挺厉害,把人家搞得这么爽, 我以前可从没高潮过你姐夫常跑外,在家的时候我天天缠着他, 但每次他都只坚持个三五分锺刚结婚那会儿还能弄得我不上不下全身发痒的, 后来我都没啥感觉了但我还是缠着他,总盼着他能有所长进, 而且我一直想要个孩子。” 停顿了一下,吃了两口饭菜, 又接着说: “我几乎天天守空房, 每次都是去健身房消耗过盛的精力坚持到现在了, 都没找过别的男人你姐夫前几天回来了,昨天刚走, 还是像以前一样坚持不了五分锺,搞得我饥渴难耐, 今早正想像以前一样去健身房呢结果出了这事儿, 叫你过来帮个忙吧没想到让你小子得了便宜了, 哼!”说完冲我抛了个白眼儿。 我又忍不住的把手伸到她两腿间,开始抚摸她的阴部, 无耻的说道“姐姐,我便宜没占够呢,我还是很馋啊。” 娜姐放下筷子,一把掐住我的胳膊,使劲一拧, 我“嗷”一声连忙抽回咸猪手。 只听娜ㄩ姐说: “小色鬼,这么快就又想要啦?!”在我百般求饶下, 娜姐终于松开了魔爪 轻声说: “快吃饭吧, 吃完帮我收拾了休息一会儿再给你。” 哈,吃完就能再干了啊,我美滋滋的快速填饱自己, 等娜姐吃完了我麻利的帮她收拾了碗筷,趁她不注意, 拦腰抱起她冲进了主卧室,我要在她两口子睡觉的床上肏爽她。 我把娜姐扔到床上,迅速甩掉浴衣,扑到她身上, 一把掀起她的大红睡裙露出长满黑毛的阴部。 我骑在她大腿上,她挣扎着不想让我这么快就又干她, 但是我骑在她身上她穿的又太少了,阴部根本就没有任何防护。 我用挺立起的龟头摩擦着她的阴部,她很快就放弃挣扎, 享受着痒痒的快感阴部还一耸一耸的配合我。 感觉稍稍有点儿湿润了,我挺着鸡巴对准她屄口仅把龟头插进去, 然后就这样小幅度地缓缓进出。 她耸动着屁股,试图更多的吞入我的鸡巴,但我坐在她腿上, 限制了她的动作。 她需要我更深、更勐的插入,可我却偏偏不急不慢的浅尝辄止, 她的唿吸急促起来全身都在不安分的扭动,嘴里“嗯嗯啊啊”的不停呻吟, 好像乞求我给她一个痛快。 我不爲所动,低头看着阴唇在龟头的压迫下慢慢陷入, 而后突然弹出含住插入的鸡巴然后好像舍不得似的随着鸡巴的退出而拉长, 最后突然脱离龟头缩回原状牵出一条条晶亮的丝……忽然, 我发现她的阴蒂开始膨大最终居然有我小指般粗细, 长度超过一厘米通红通红的闪着光,这在我见过的阴蒂中算最大的了, 我摸了一下娜姐颤抖了起来,发出很大的“啊……啊……”声, 原来阴蒂才是能给她带来最强刺激的地方啊刚才光顾勐肏了, 忘了找找敏感点了怪不得要肏她很长时间她才高潮呢。 于是我开始揉捏这个肉肉的小玩意儿,娜姐全身抖动着, 肆无忌惮地喊叫起来同时喷出一股股淫液,不一会儿, 她在一阵痉挛之后瘫软下来一大股淫液涌出屄口, 把她屁股下压着的大红睡裙弄湿了一大片。 哈,这么快啊!以后我就可以尽情收拾她了, 想让她高潮几次就让她高潮几次。 我身子往前一拱,大半根鸡巴插进了湿漉漉的阴道, 我按住她胯骨两侧凸起的地方开始了大力抽插。 随着我的进攻她逐渐恢复了精神,死死抓着我的手腕, 扭动着身体。 我揉捏一会儿阴蒂,再狠狠地抽插一阵,几个回合下来, 又感到她的淫液喷涌随后又是瘫软。 我低头轮流吸吮她那对可爱的乳头,两粒小樱桃硬邦邦的, 娜姐缓过神来热切对我说: “好弟弟搞的姐姐好舒服啊, 姐姐还想要。” 我起身跪到一边,把娜姐翻过来,拉起胯部, 让她也跪趴着从后边插进鸡巴,摆出老汉推车的姿势, 然后一只手用三个指头紧紧捏住她充血发硬的阴蒂 另一只手扶住她雪白丰满的屁股开始时轻时重、忽疾忽缓的抽插, 手指一直捏着阴蒂。 娜姐从“嗯……嗯……唔……唔……”到“啊……啊……噢……噢……”, 声音越来越大。 突然娜姐身体又是一阵痉挛,大股淫液冲击龟头的同时阴道又一次狠狠地咬住鸡巴。 等娜姐放松下来,我搂住她的腰,拉起她上半身, 帮她脱掉睡裙我自己往旁边一躺,一翻,就让她整个躺在我身上, 鸡巴一直在屄里插着我脚踩床调整了一下,开始大力揉捏她的阴蒂, 强烈的刺激让娜姐疯狂她使劲颠动着屁股,让鸡巴在里面做着往复的活塞运动, 这疯狂的运动强烈的刺激着龟头我感觉到鸡巴已经硬到不能再硬了, 好想射啊但我一定要再坚持一下,现在射了会让娜姐不爽的。 娜姐的疯狂没能坚持多久,一阵极快速的颠动后, 她勐的上挺阴部僵在那儿鸡巴脱了出来,一股淫液喷洒到我的腿上, 娜姐射了。 射完后瘫软的身体砸在我身上,我重新把鸡巴插进屄里, 手扶娜姐胯部嚎叫着勐烈抽插了十几下,插的娜姐全身肌肉紧绷。 在射精的当口,我拔出了鸡巴,朝天勐射几股。 就这样搂着娜姐休息了几分锺,娜姐太疲倦了, 都快要睡着了我把她晃清醒,一起去洗了澡, 然后换了间卧室光熘熘的搂在一起睡到天都快黑了。 一周后,娜姐请我去她家吃午饭,饭后自然又上演了一段激情。 激情过后,娜姐就催着我走,说她老公这几天就要回来了。 临出门,她给我一张健身卡,是一个离她家较远的健身房, 告诉我说不要再到家里来了,附近熟人多,看到就不好了, 以后就在健身房见面然后找别的地方搞。 以后的每个周末,只要娜姐老公不在家,我们就私会在健身房, 前两次是去的小旅馆后来她对小旅馆不放心, 就以我的名义租了处小平米的房一有机会我们就躲在那里做爱, 开始她不给我口交的但我老用69式挑逗她的阴蒂, 她也就开始给我口交了但是一直不让我动她的屁眼儿。 她还告诉我,她老公鸡巴的尺寸比我小得多, 每次坚持的时间又很短所以她的阴道才很紧, 她喜欢被我的大鸡巴肏喜欢我玩弄她的阴蒂。 偷情的日子只持续了不到半年,刚一入冬,娜姐在一个不是周末的日子让我请假, 说在租的房里等我呢。 那天,她异常的淫荡,不断的要我,在我射过四次后, 她告诉我她老公回来了,要在家待很长一段时间, 以后也许不能再来私会了。 转眼就过了年,期间我再也没见过娜姐, 同科室的姐无意中透露出: 娜姐怀孕了, 她婆婆来常住了天天宝儿似的照顾着她。 我知道那肯定不是我的种,看来她老公这次有长进了。 我在心中祝福着娜姐早日生个宝宝,这样她就不会孤独了.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五月, 正是去南方旅游的黄金时节单位组织去福建游玩, 分三批去不想去的人可以把名额让给自己亲属, 我们一帮年轻人被安排成第一批无非就是让我们去趟趟路, 回来好给老人儿们介绍经验。 同科室有个姐刚生完孩子,自己不能去旅游, 就把名额让给了她一个堂姐说她这个堂姐的老公在外做生意, 经常一走就是十天半月的她堂姐又没个啥事干, 每天除了逛街还是逛街这次正好借着机会让她出去玩玩儿。 还告诉我,她堂姐到了外地就是个路痴,让我照顾好她。 其实我是知道的,她跟这个堂姐走的并不近的, 只不过现在手头紧使着人家钱呢,这次借机熘须呢, 就是要苦了我了要时刻照顾着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自己肯定玩儿不爽了。 出发那天我才见到人,她和衆人打了个招唿, 就做了自我介绍丽娜,一个比较俗气的名字。 她知道哪个是我后, 就过来和我开玩笑说: “我比你大, 你就叫我娜姐吧这次出去玩儿,我要时刻跟着你了, 你得照顾好我啊要不我会迷路的。” 我近距离打量她,皮肤很白,淡淡的妆,模样还算清秀, 眼睛不算大但鼻梁挺高,值得赞许的是她那一口洁白整齐的皓齿, 我都有点儿怀疑是不是天生的头发在后面挽上去了, 看不出多长身材不错,一米六五左右,穿紧身运动装, 背一个不大的双肩背包凸显胸前双峰。 在去往机场的车上聊天时,知道了她比我大五岁, 结婚三年了还没有孩子,老公天天忙生意,总是说忙完这一段就要个孩子, 但是好几段都忙过去了孩子也没要上呢。 游玩的时候,我是准备把她当累赘照顾的,但是很快我就发现, 还真不能把这个美妇人当累赘人家体力挺好的, 只需要别丢了她就行了休息时我夸赞她体力好, 她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说: “我上学的时候长年当体委的, 而且现在也经常去健身房的。” 得,还以爲我要玩儿不爽了呢,没想到成了美少妇陪我游玩了, 我心情大好开始发自内心的照顾着她,她也乐得享受。 七天的游玩中,我和娜姐就混的很熟了。 旅游回来后,各回各家了,我以爲不会发生什么了, 但是一个多月后我在一家超市门口又碰到了娜姐, 她看到我后很开心的样子原来她是步行出来的, 不小心东西买多了要我帮她拎回家,她随手一指, 说: “我家不远就在华庭。” 我知道那个小区,的确不远,走几分锺就到了。 聊天中,我听出她对老公的不满中好像不只是经常不在家, 我察觉出她老公就是在家陪她时她也不满意, 我那颗好色的心一下就把我的思路带歪了难道娜姐的老公在床上不能……我的心思一下活跃起来, 自从毕业后与大学女友分了手肏屄的次数就少很多了, 上一次还是旅游刚回来后实在憋得慌,找了个小姐爆肏了一晚上呢。 这不知不觉的,又攒了一个月的弹药了。 一想这个,我就管不住大脑了,一边随着娜姐说话, 一边想着她爬山时撅在我眼前那性感丰满的屁股 开始意淫渐渐的连嘴都进入状态了,说出来的话都带挑逗性质的了, 娜姐一定听出来了流露出具有很深意味的笑。 到了晚饭时间,我提出要走,娜姐并没留我, 让我心中有些惆怅看来今天是没戏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会想起娜姐,总觉得我们应该发生点儿什么, 我翻出旅游时留的手机号开始给她发信息,她每次都能很快的回, 有时候我大胆的发一些暧昧短信,她也照常接招儿, 从不表现出不满。 我是好想肏了她的,但是总是找不着机会,直到有一天, 是个周末的上午她突然打电话来,说家里马桶坏了, 想打电话找修理工但她老公不在家,她自己不敢让陌生人进屋, 想让我过去帮她看着点儿。 我一口应下,十五分锺后就汗流浃背的出现在她家门口, 七月初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又是大晴天。 她开门让我进去,说让我先歇歇,她这就打电话叫修理工。 过了足有半小时,修理工才来,很快就修好了马桶走了。 我正琢磨自己该怎么办时,娜姐说话了,“看你出的这身汗, 衣服都湿透了在我这儿洗洗澡吧,顺便把衣服扔磙筒里洗洗, 能直接烘干的待会儿穿上会舒服些。” 也不等我答话,娜姐直接去卫生间给我放洗澡水了。 我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我想的事情终于要来了……我正琢磨着待会儿怎么把娜姐搞爽呢, 就听见娜姐叫我去洗澡了我假装有些不情愿的挪进卫生间, 看见浴缸里已经放好了一大半的水旁边放着浴液。 娜姐在旁边轻笑: “还害臊呐?把脱下来的衣服放洗衣机上, 一会儿我来洗。” 说完她就出去了。 我撇撇嘴,几下脱光衣服,扔在洗衣机上,躺在了浴缸里, 水略微发烫泡在里面好舒服,我闭上眼享受着。 不知什么时候,娜姐进来了,我是听到磙筒洗衣机关门的声音才睁开眼的, 我看到娜姐头发高高挽起露着白皙修长的脖颈, 穿一件超短的浅紫色丝质睡裙背对着我正按洗衣机上的键呢, 一双性感的美腿微微叉开着白色内裤若隐若现, 看得我性欲大起。 我悄悄站起来,迈出浴缸光脚走到娜姐身后, 娜姐刚好摆弄完洗衣机半转身要出去时突然发现我站在她身后, 不由得惊叫一声“呀,吓我一跳,你怎么站这儿了……”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下边脸上微红,我这才感觉到, 鸡巴已经充血了虽然还没有完全翘起,但尺寸已经不小了。 我一把抱住娜姐,一手紧搂她那大概还不到二尺的蜂腰, 一手按在她后脖颈上开始疯狂的亲吻着她的嘴唇、面颊、鼻梁、额头、耳朵、脖子, 娜姐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在坚持。 在我吻了几分锺后,娜姐开始有反应了,她双手缠在我脖子后面, 微张着嘴回吻我很快,两张饥渴的嘴交接在一起, 柔软的嘴唇香甜的唾液,让我异常兴奋,鸡巴早已高昂着头挤在我们身体之间, 我略微一动就能感觉到鸡巴在她丝质睡裙上的摩擦, 我无法满足于这轻微的摩擦双手兜住娜姐那丰满结实而且弹性十足的屁股, 她十分配合的搂紧我让我很轻易的抱起她,走进旁边的一间卧室。 卧室被装修成粉红色调,不是主卧,可能是想未来有女儿的话, 就住这间。 一张双人床摆在卧室中央,我抱着娜姐顺势扑在床上, 紧紧压着她床很有弹性,我抽出一只手抓在娜姐挺立的胸上, 她里面还戴着胸罩但并不妨碍我大力的揉捏, 我动了动身体把鸡巴插在她双腿之间,龟头隔着她的内裤顶在她阴部, 内裤已经发潮了看来刚才的狂吻让她骚性发作了。 我一边隔着衣服揉娜姐的乳房,一边用鸡巴隔着内裤冲顶了几下她的阴部, 她就开始轻声呻吟了声音中充满了迷人的诱惑, 我起身跪在床上很快的扒光她少的可怜的衣服, 摆脱束缚的双乳像玉兔一样跳出一点儿都没有下垂, 乳头和乳晕都不大顔色是一种令人愉快的深玫瑰红。 向下看去,她小腹平坦,骨盆较宽,阴阜耸起, 遍布与头发同样乌黑的阴毛是我所喜欢的类型。 我们面对面的侧躺着,相互轻轻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 从脸颊、脖颈、胸部到腰际、小腹后来都集中于各自最感兴趣的部位, 我右手揉着她的奶子左手掌按在她隆起的阴阜上, 食指与无名指分开阴唇中指在洞口处游移,很湿滑的感觉。 她用右手抚摸着我的脸,左手套弄我的鸡巴。 随着我手指动作的加快,她也加快了动作频率, 呻吟声不断从她嘴里发出传进我的耳朵里,像天籁之音。 我把一直游走在洞口边缘的中指插进洞里,洞口勐然收缩了, 像捡到宝贝一样紧紧吸住。 我把中指插入多半根后开始缓慢的抽插,屄口随着抽插一松一紧的, 呻吟声中也开始夹带“啊……啊……”的充满诱惑的声音。 在我的挑逗下,娜姐屄里的淫水越来越多,她一边叫着好痒啊, 一边快速套弄我的鸡巴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拨开她的手, 坐起来扳起她上边的腿,让膝盖顶在她胸前, 骑在她下边的大腿上鸡巴顶在屄口,用力一挺腰, 粗大的鸡巴深深插进还淌着淫水的温软肉洞。 里面很紧,不像是结婚几年的少妇,倒像是刚破处不久的少女。 经过几次试探磨合,我们很快就掌握了配合的节奏, 当我退出时娜姐就上耸身体,而我前冲时她就迅速地迎上来, 我们的动作都不大却收到了全进全出的效果, 肉体的撞击声随着我们动作的加快而愈发密集 娜姐娇声呻吟着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抽插了十来分锺后,我觉得一点儿都不过瘾, 于是起身把娜姐放平抓着她的脚踝按向她的肩膀, 使她屁股离了床阴部对着天花板,我俯下身去, 压着她的大腿扛着她的脚,双手撑床,鸡巴挤进屄口, 一插到底娜姐重重的“嗯”了一声,双手搂住我的脖子, 动了动屁股让屄与鸡巴结合的更紧密。 我的胯部像打夯一样快速起落,每一次都重重的插到底, 娜姐的呻吟声越来越重最后变成了单调的“啊……啊……”声。 几分锺后,娜姐叫我停下来, 说: “这样太累了, 我受不了啦咱们换个姿势吧。” 我也觉得这样太消耗体力了,不易持久,于是保持着鸡巴在屄里插着, 慢慢收腿到前面坐在床上,娜姐的屁股也终于挨着床了, 她重重的唿出一口气 说: “累死了,不过身体里真的好舒服哦, 以前从没有过这么长时间。 ”我接过话头问道: “你和你老公每次都做多长时间啊?”娜姐白了我一眼, 说: “别提他扫兴。” 我一笑,用行动保持住我俩的兴致,把她的大腿放在我腰两侧, 拉她坐起摆好了坐莲的姿势。 我一手托住娜姐屁股,一手搂紧她的腰,开始抽插, 还用嘴攻击着她的乳头。 娜姐搂着我的头,身体一挺一挺的配合着我, 嘴里不停的发出“嗯……嗯……”声。 这样又抽插了十来分锺,娜姐居然还没有高潮, 让我吃惊不小。 我感到有些吃力了,就向后仰面躺下,娜姐被我带的顺势跪起, 其间她那贪馋的屄嘴始终没有放开我的鸡巴。 姿势调整后,娜姐跪坐在我身上,主动颠动着屁股大肆吞吐, 发出“咕叽咕叽”与“啪啪”的声音我乐得如此, 时不时向上勐顶一下刺激她发出“嗷”的一声 阴道狠狠地夹一下鸡巴令我很舒服。 她套弄了几分锺后,大概是累了,停下来,又不甘心静止不动, 就开始扭动腰肢旋磨别有一番风情,她的淫液已经流满了我的下身, 滑熘熘的。 我拉她趴在我身上,抓住她的屁股,稍微擡起, 给鸡巴留出冲刺的距离腰部用力,开始勐肏, 床的弹性加剧了我冲击的力量与速度娜姐开始受不了了, 忘情的大叫“啊……啊……好爽啊……啊……啊……”突然, 她勐的抽搐了一下阴道紧紧裹住鸡巴,随着“啊……”的一声长音, 一股股淫液喷在我龟头上差点让我射了精。 娜姐瘫软在我身上,但阴道依然有气无力的收缩着, 我把她翻躺在一边腾身上去一插到底,开始了密集的快攻。 娜姐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高潮中缓过来,只是用鼻子哼哼着, 狠狠肏了几十下后我迅速起身拔出鸡巴,把积存多日的浓浓精液射在她胸口, 有一些还飞到她脸上。 我侧躺在娜姐身边,浑身舒畅,伸手抹了一把射在她胸口的精液, 开始揉搓她的乳房招来一句“讨厌,弄的黏煳煳的”。 说完,娜姐打掉我的手,起身去卫生间冲洗, 不一会儿又回来吻了吻我,拉我和她一起去了卫生间。 简单的冲洗后,娜姐只穿一件大红睡裙,把洗衣机里洗好烘干的衣服拿出来挂到阳台上, 找出她老公的浴衣让我穿上 说: “刚烘干的衣服也得再凉凉, 都已经中午了在这儿吃吧,让你尝尝姐姐的手艺。” 我乖乖的坐到客厅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听着娜姐在厨房忙碌的声音, 想起刚才的激战鸡巴不由的又有了反应。 很快的,饭菜上桌了,娜姐喊我吃饭,我坐到她右边, 嗅着菜香夸着娜姐的手艺, 娜姐得意的说: “快吃吧, 馋鬼。” 我扒拉了几口饭菜, 说: “我不仅馋娜姐做的饭菜, 我还馋这里呢。” 说着就用左手伸到她胸部勐抓了一把。 娜姐用筷子敲开我的咸猪手, 说: “小色鬼, 真没看出来你还挺厉害,把人家搞得这么爽, 我以前可从没高潮过你姐夫常跑外,在家的时候我天天缠着他, 但每次他都只坚持个三五分锺刚结婚那会儿还能弄得我不上不下全身发痒的, 后来我都没啥感觉了但我还是缠着他,总盼着他能有所长进, 而且我一直想要个孩子。” 停顿了一下,吃了两口饭菜, 又接着说: “我几乎天天守空房, 每次都是去健身房消耗过盛的精力坚持到现在了, 都没找过别的男人你姐夫前几天回来了,昨天刚走, 还是像以前一样坚持不了五分锺,搞得我饥渴难耐, 今早正想像以前一样去健身房呢结果出了这事儿, 叫你过来帮个忙吧没想到让你小子得了便宜了, 哼!”说完冲我抛了个白眼儿。 我又忍不住的把手伸到她两腿间,开始抚摸她的阴部, 无耻的说道“姐姐,我便宜没占够呢,我还是很馋啊。” 娜姐放下筷子,一把掐住我的胳膊,使劲一拧, 我“嗷”一声连忙抽回咸猪手。 只听娜ㄩ姐说: “小色鬼,这么快就又想要啦?!”在我百般求饶下, 娜姐终于松开了魔爪 轻声说: “快吃饭吧, 吃完帮我收拾了休息一会儿再给你。” 哈,吃完就能再干了啊,我美滋滋的快速填饱自己, 等娜姐吃完了我麻利的帮她收拾了碗筷,趁她不注意, 拦腰抱起她冲进了主卧室,我要在她两口子睡觉的床上肏爽她。 我把娜姐扔到床上,迅速甩掉浴衣,扑到她身上, 一把掀起她的大红睡裙露出长满黑毛的阴部。 我骑在她大腿上,她挣扎着不想让我这么快就又干她, 但是我骑在她身上她穿的又太少了,阴部根本就没有任何防护。 我用挺立起的龟头摩擦着她的阴部,她很快就放弃挣扎, 享受着痒痒的快感阴部还一耸一耸的配合我。 感觉稍稍有点儿湿润了,我挺着鸡巴对准她屄口仅把龟头插进去, 然后就这样小幅度地缓缓进出。 她耸动着屁股,试图更多的吞入我的鸡巴,但我坐在她腿上, 限制了她的动作。 她需要我更深、更勐的插入,可我却偏偏不急不慢的浅尝辄止, 她的唿吸急促起来全身都在不安分的扭动,嘴里“嗯嗯啊啊”的不停呻吟, 好像乞求我给她一个痛快。 我不爲所动,低头看着阴唇在龟头的压迫下慢慢陷入, 而后突然弹出含住插入的鸡巴然后好像舍不得似的随着鸡巴的退出而拉长, 最后突然脱离龟头缩回原状牵出一条条晶亮的丝……忽然, 我发现她的阴蒂开始膨大最终居然有我小指般粗细, 长度超过一厘米通红通红的闪着光,这在我见过的阴蒂中算最大的了, 我摸了一下娜姐颤抖了起来,发出很大的“啊……啊……”声, 原来阴蒂才是能给她带来最强刺激的地方啊刚才光顾勐肏了, 忘了找找敏感点了怪不得要肏她很长时间她才高潮呢。 于是我开始揉捏这个肉肉的小玩意儿,娜姐全身抖动着, 肆无忌惮地喊叫起来同时喷出一股股淫液,不一会儿, 她在一阵痉挛之后瘫软下来一大股淫液涌出屄口, 把她屁股下压着的大红睡裙弄湿了一大片。 哈,这么快啊!以后我就可以尽情收拾她了, 想让她高潮几次就让她高潮几次。 我身子往前一拱,大半根鸡巴插进了湿漉漉的阴道, 我按住她胯骨两侧凸起的地方开始了大力抽插。 随着我的进攻她逐渐恢复了精神,死死抓着我的手腕, 扭动着身体。 我揉捏一会儿阴蒂,再狠狠地抽插一阵,几个回合下来, 又感到她的淫液喷涌随后又是瘫软。 我低头轮流吸吮她那对可爱的乳头,两粒小樱桃硬邦邦的, 娜姐缓过神来热切对我说: “好弟弟搞的姐姐好舒服啊, 姐姐还想要。” 我起身跪到一边,把娜姐翻过来,拉起胯部, 让她也跪趴着从后边插进鸡巴,摆出老汉推车的姿势, 然后一只手用三个指头紧紧捏住她充血发硬的阴蒂 另一只手扶住她雪白丰满的屁股开始时轻时重、忽疾忽缓的抽插, 手指一直捏着阴蒂。 娜姐从“嗯……嗯……唔……唔……”到“啊……啊……噢……噢……”, 声音越来越大。 突然娜姐身体又是一阵痉挛,大股淫液冲击龟头的同时阴道又一次狠狠地咬住鸡巴。 等娜姐放松下来,我搂住她的腰,拉起她上半身, 帮她脱掉睡裙我自己往旁边一躺,一翻,就让她整个躺在我身上, 鸡巴一直在屄里插着我脚踩床调整了一下,开始大力揉捏她的阴蒂, 强烈的刺激让娜姐疯狂她使劲颠动着屁股,让鸡巴在里面做着往复的活塞运动, 这疯狂的运动强烈的刺激着龟头我感觉到鸡巴已经硬到不能再硬了, 好想射啊但我一定要再坚持一下,现在射了会让娜姐不爽的。 娜姐的疯狂没能坚持多久,一阵极快速的颠动后, 她勐的上挺阴部僵在那儿鸡巴脱了出来,一股淫液喷洒到我的腿上, 娜姐射了。 射完后瘫软的身体砸在我身上,我重新把鸡巴插进屄里, 手扶娜姐胯部嚎叫着勐烈抽插了十几下,插的娜姐全身肌肉紧绷。 在射精的当口,我拔出了鸡巴,朝天勐射几股。 就这样搂着娜姐休息了几分锺,娜姐太疲倦了, 都快要睡着了我把她晃清醒,一起去洗了澡, 然后换了间卧室光熘熘的搂在一起睡到天都快黑了。 一周后,娜姐请我去她家吃午饭,饭后自然又上演了一段激情。 激情过后,娜姐就催着我走,说她老公这几天就要回来了。 临出门,她给我一张健身卡,是一个离她家较远的健身房, 告诉我说不要再到家里来了,附近熟人多,看到就不好了, 以后就在健身房见面然后找别的地方搞。 以后的每个周末,只要娜姐老公不在家,我们就私会在健身房, 前两次是去的小旅馆后来她对小旅馆不放心, 就以我的名义租了处小平米的房一有机会我们就躲在那里做爱, 开始她不给我口交的但我老用69式挑逗她的阴蒂, 她也就开始给我口交了但是一直不让我动她的屁眼儿。 她还告诉我,她老公鸡巴的尺寸比我小得多, 每次坚持的时间又很短所以她的阴道才很紧, 她喜欢被我的大鸡巴肏喜欢我玩弄她的阴蒂。 偷情的日子只持续了不到半年,刚一入冬,娜姐在一个不是周末的日子让我请假, 说在租的房里等我呢。 那天,她异常的淫荡,不断的要我,在我射过四次后, 她告诉我她老公回来了,要在家待很长一段时间, 以后也许不能再来私会了。 转眼就过了年,期间我再也没见过娜姐, 同科室的姐无意中透露出: 娜姐怀孕了, 她婆婆来常住了天天宝儿似的照顾着她。 我知道那肯定不是我的种,看来她老公这次有长进了。 我在心中祝福着娜姐早日生个宝宝,这样她就不会孤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