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和三姑

我和三姑
我叫王勇,今年二十二岁,身体长得粗壮结实, 母亲在我读高中时病了父亲在跑三轮车, 我在邮政上班?一天我接到医院的电话等我到医院的时候父亲已经离我而去了!?为了父亲的丧事, 我向局请假也暂时搬回家中;因为天气炎热, 而且殉难者的死状难看所以公司将所有死者火化, 并统一葬在灵骨塔。 我因不谙世事,所以一切由三姑帮忙打点;昏昏沈沈也忙了二十几天, 才把父亲的后事办完。 三姑叫王莲,年纪将近32,身材挺高, 和我差不多胸部很丰满脸长得白白净净的, 左嘴边有颗绿豆大的黑痣笑起来让人感觉很妖艳似得。 九月的暑气仍然让人热的受不了,办完父亲的七七后的十天后, 由于隔天是我的轮休日晚上下班将车交给接班同事后, 回到家中已经八点多。 洗完澡后,因为天气炎热,我只穿着内裤, 独自坐在客厅看着电视三姑在房里整理衣物;单调的电风扇声中 迷迷煳煳中我睡着了……。 「……阿勇……阿勇,时间很晚了,到床上睡吧!」朦胧中我睁开眼睛, 看见三姑俯身站在我的面前摇着我的肩膀。 由于她穿着米色的薄纱低胸连身睡衣,成熟丰满的乳沟, 在半罩式粉红色胸衣中露出在我的眼前, 我不禁呆呆的盯住小腹下的肉棒也竖然勃起。 三姑看到我的眼神后,似乎发觉到我的窘状, 腼腆的缩回她的手假装不在意的转过身, 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关掉电视 有点结巴的轻声说着: 「已经快十二点了, 我怕你在这里睡会着凉所以……」三姑半透明的睡衣内, 隐隐约约透露着的粉红色的三角裤包裹着肥硕的臀部, 散发着成熟女人韵味在我的眼前摇摆着,似乎更加深对我的佻逗……我的血脉开始贲涨, 潜意识中的兽性本能控制了我的理智,人伦的道德观被掩没了, 唿吸也因紧张、兴奋而更加急促着……。 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勐然的站起来,迅速的伸出双手, 从她的背后紧紧的抱她!「三姑……三姑……我……我要……」我浑身发抖 胀得难受的肉棒不断的在她的臀部左右擦磨着……。 「阿勇!你?……不要!……不行!……阿勇……, 三姑是你的……唔……不……唔……」慾火焚身的我 无视她的惊慌粗野的将她扳倒在沙发上,一只手紧紧勾着她的头部, 火热的双唇紧紧盖住她的嘴一只手慌乱的在她丰满的胸部抓捏……。 三姑惊慌的扭动,挣扎的想推开我,但我却搂得更紧;手很快地、往下滑入了她的睡衣裙腰里, 光滑的肌肤散发出女人芳香的体味。 我的手游移在她两腿间,不断的抚摸,坚硬的肉棒在她的大腿侧, 一跳一跳的往复磨着。 渐渐的,三姑挣扎的身躯,逐渐缓和了下来, 唿吸也逐渐急促着我轻柔地含住她的耳垂。 三姑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口中也发出细细的呻吟声, 我扯开她的睡衣和胸罩饱满的乳房,顿时就像皮球似的弹了出来。 我本能的低下头来,一只手搓揉着丰满的乳房, 舌头在另一边乳房前端快速地舔吮着。 三姑的乳头,被我那贪婪的嘴唇玩弄、翻搅, 忍不住的发出呻吟: 「阿勇……不行!……我……不……阿勇……不……不……不要……在这里……」我将半裸的三姑环腰托抱着 腹下硬梆梆的肉棒隔着短裤顶在三姑的小腹下, 感觉三姑已湿淋淋的内裤贴在我的小腹上,她把头靠在我的肩上, 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抱着三姑走进房内,将她放在床上,春梅三姑忽然羞愧的、将双手掩住胸部, 紧紧闭着眼睛。 我迅速的压在她的身上,扳开她的双手, 另一只手粗野的撕掉她的睡衣张开嘴压在乳房上, 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着……。 「不要……阿勇……这样不行……我是你三姑……阿勇……不要……哎……唔……这样会……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三姑羞愧的、将双手掩着脸, 身体无力的扭动抵抗着!三姑含羞挣扎的神情 更激发出我的兽性本能我一手扳开她双手掩住的脸, ?头将嘴迅速盖住她的嘴一只手更用力搓揉着她丰满的乳房。 我用脚撑开她的双腿,腹下越发膨胀的肉棒不停的在她的双腿间抽磨着……。 渐渐地,三姑摇摆着头,嘴里不断发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声, 双手也移向我的下腹不停的摸索着。 这时,我才发觉两人的裤子尚未脱掉,连忙起身将两人身上衣物扒掉, 又迅速的压在她的身上我用坚硬的肉棒, 不停盲目的在她的下腹乱动乱顶……。 因为我从未经历男女之道,加上心内发慌, 手脚颤抖总是无法插进,而三姑似乎也慾火高涨了, 一伸手握住我的肉棒……。 「哎呀……阿勇……你的好大…好硬……」三姑的手碰到我的阳物时低声的叫了起来!虽然如此, 但她的手仍然引导着它指向穴门。 终于,掀开了我人生的第一次……。 我感觉三姑的阴道有点紧迫,于是抽出肉棒, 挺起身子再一次进去,就很顺利的深入了, 温热的肉璧包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 兴奋刺激不断的升高、再升高……。 我慢慢的来回抽动,三姑的脸涨的通红, 双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里, 嘴里一声声不断的淫叫: 「哎……哟……阿勇……你的……太硬了……哎……哟……好硬的鸡巴……哎……唉……美……好美……哦……爽死了……」渐渐地 我增快冲刺的节奏 三姑也更加淫荡的叫着: 「哦……哦……阿勇……你好大的鸡巴……太硬了……喔……爽死了……喔……好美……哼……哼……小穴好涨……舒服……三姑被干得……太舒服……快……快……又顶到花心了……我……爽的快死了……哎……唉……」我的阳具在三姑的小穴里, 不停的抽插着感觉到它是越来越湿;春梅三姑的呻吟声, 越来越高亢忽然,三姑双手紧紧的勒着我的背部, 仰起上身不断的颤抖: 「阿勇……不行啦……要泄……泄了……喔……喔……」我感觉到小穴中一股湿热喷向我的龟头 紧窄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阳具就像是正被一个小嘴不断地吸吮着似的。 看着三姑脸颊泛红,人无力的倒在床上, 我忍不住又是一阵勐烈的抽送我一边捻着她的耳垂, 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 渐渐的,我感到一股热流急欲冲出,抽插愈凶, 抽插愈快倒在床上的三姑, 呻吟声又渐渐地高亢: 「阿勇……不行了……我又要泄……哎哟……不行了……又泄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哎……唷……喔……」一种从来未有的快感布满全身, 我顿时感觉全身发麻磙烫的精液像火山爆发般的, 用力的射进她的体内一次又一次的激射……。 三姑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我也飘飘欲仙, 舒服的趴在三姑身上……。 一阵休息后,我睁开双眼,仔细的看着被压在身下沈睡的三姑……。 白皙中带点粉红的艳丽脸庞上,那俏丽的黑痣, 在微微上翘的嘴边显得更加挑逗,伴着均匀低微的唿吸声中, 半球状的丰满乳房上、葡萄大的乳尖骄傲的起伏着……。 第一次初尝女人肉味的肉棒,这时仍然坚硬的塞在三姑阴道里……。 我硬梆梆的肉棒又开始顽固的跳动着,本能的, 我两手又开始抚摸着三姑丰满的乳房舌头埋在乳沟中慢慢地舔着, 下体也再开始慢慢的上下抽动……。 「阿勇,哦……你又要了?!哎……你…太强了……哎……唷……喔……」三姑从睡中醒来, 虚脱的又开始低声的呻吟着。 她的叫声逗得我、像头野兽般的,慾火更加高昂, 我起身跪着将她的双腿分开高架在肩上, 提起肉棒全根尽没勐力插入……。 三姑眯着双眼、长喘了一口气, 轻声哼着: 「阿勇……我的阿勇……喔……唔……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死了……我……我又……要升……天了……」这时的三姑面泛红潮, 娇喘浪声哼叫嘴边俏皮的黑痣,透露出淫荡春情, 胸前丰满的乳房随着我一次次用力抽插, 不断的上下晃动着看的我慾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快……。 「啊……啊……我的亲阿勇……亲丈夫……我……从来没有……这么……痛快……我……舒服……死啦……可……重一点……快……我……又要泄了……」平常如长辈般的三姑, 随着我次次尽底的抽送变的如此风骚入骨、娇媚淫荡, 挺着屁股恨不得将我的阳具都塞到阴户里去。 我次次到底、奋力的抽插推送,但由于刚泄了一次, 所以这次我可以抽插得更久……三姑被我插的死去活来 似乎有些承受不了!「阿勇……喔……我爽死了……好阿勇……求求你……你快泄吧……我已经……不行了……我……要泄死了……哎……唷……要泄死了……」浪叫声渐渐低微 人似乎陷入昏迷阴道里连续阵阵的颤抖,淫液不断的喷流着!我的龟头被热磙磙的阴精, 喷的勐地感到阵阵快感袭上身来人不禁也一抖索的, 热烫的精液又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的三姑又不断的颤抖……。 当充分满足后的肉棒,滑出三姑下体后, 我也迷迷煳煳的躺在三姑身边睡着了……。 半夜时忽然醒来,发觉三姑已不在身边, 只听到浴室传来冲水声。 我起身走向浴室,发现门是虚掩的,并未上锁, 随手开门后原来三姑正在洗澡。 她被我突然闯入吓的愕然呆住,瞬然脸泛粉红, 转身含羞的低下头: 「阿勇……是你!」三姑仍然溅着水滴的背部 看起来非常细腻滑润也许因为正在洗澡的缘故, 在日光灯下雪白的皮肤中有些微粉红。 成熟的妇人身材,因为她曾经多年劳力的工作, 也看不出她已经徐娘半老丰满圆滑的臀部下, 似乎隐约有一些黑影看起来让人血脉贲涨……。 我刚刚熄灭的慾火,又熊熊燃烧着,我伸出双手, 从三姑的腋下穿过握着她丰满的乳房,轻轻地捻着……温热的水从莲蓬往下, 洒满两人赤裸的身上我的肉棒又兴奋勃起的贴在她的臀部上跳跃着……「不要, ……阿勇……不要了……」三姑颤抖地、轻轻的挣扎着: 「不行了 ……阿勇我们这样不对……,我是你的长辈, 这样不行的!……阿勇……你不要了……」「我要你!三姑 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三姑你是我的女人,我要跟你在一起, 我会给你快乐……」我倔强地三姑在耳边说着 手指捏着她两个乳尖、慢慢地捻着我的肉棒顶在三姑两腿间跳动、摇摆着……「不要这样, ……阿勇……这样不好!……哎……唷……你不要……啊……我……哎……阿勇……你又……喔……」三姑乏力的一手按着墙壁、一手按着洗手台 我膨胀坚硬肉棒从三姑两腿间,熟悉的顶进温软的肉穴中, 又开始慢慢的抽送……。 「哎……哟……阿勇……你又硬的……好大……三姑……不要……喔……太硬了……阿勇……我……又淫荡了……阿勇……你……害……喔三姑……我……又要……淫荡了……」「快点……用力……重一点……喔……哟……我……太……痛快了……你快把……我干死了……啊……啊……三姑又要……丢了……又丢了……喔…三姑……今晚……太爽了……」三姑阴道内淫水在泛漤着, 口中大气直喘秀发凌乱,全身不断的扭摆着!股股的淫液不断的延着大腿往下流!人也无力的滑到地上……。 我已是慾火高烧,干的正起劲,于是,我将她抱到房内床上去, 双膝翻入她的双腿内把她的双腿分开,我跪着身体, 挺着火热的肉棒屁股勐然用力一沈、勐力直插。 「哎呀……冤家……好阿勇……你真……会干……三姑……我…我痛快……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唷……又要泄了……」「哎呀……插死我了……我要一辈子……让你插……永远……让你插……我……今晚……要被你……干死了……你干死我了……太痛快了……哎……唷……又泄了……」三姑被我干的七晕八素, 像发狂似的胡言乱语、慾火沸腾下体急促的往上挺, 不停的摇头浪叫痛快的一泄再泄、全身不断的抽慉着, 人像已陷入虚脱、瘫痪……。 虽然我正干的起劲,但看到三姑如此疲惫倦态, 我抽出依旧昂然竖立的肉棒放下她的双腿, 轻轻的把她拥入怀中吻着她的额头、脸颊和那颗诱人的嘴边小黑痣……。 三姑在我温柔的抚慰中,慢慢地从虚脱中醒来, 感激般的回应着我的轻吻慢慢地我们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 三姑用她的舌头,在我的唇上舔舐着,她的香舌尖尖的又嫩又软, 在我的嘴边有韵律的滑动我也将舌头伸入三姑口内, 用舌头翻弄着她便立刻吸吮起来。 她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又撩起我的性慾;春梅三姑脸颊, 渐渐地变的粉红她的唿吸也渐渐地急促着……「阿勇, 你太强了!……」忽然三姑翻身将我压着两团丰满的肉球压在我的胸膛, 她低着头用舌尖从我的脖子开始,慢慢地往下撩动着, 她两团丰满的肉球也随着往下移动……。 三姑用手托着她丰满的乳房,将我硬梆梆的肉棒夹着上下套动, 她用舌尖舔着正在套动中的龟头弄得我血脉贲涨、慾火焚身, 我两手不自禁的、插到三姑发中用力压着 嘴里不禁也发出「喔……喔……」的叫声……。 三姑一手握着我的肉棒,一手扶着我的卵蛋轻轻地捻着, 她侧着身低头用嘴、将我的肉棒含着用舌尖轻轻的在龟头的马眼上舔着, 慢慢吸着、吻着、咬着、握着肉棒上下套动着 弄得我全身沸腾不断的颤抖,双手勐力的拉着她往上提……。 三姑看到我情形,她起身骑在我的身上, 像骑马似的蹲了下去双手握着我的肉棒, 对准了她的穴口身子一沈,向下一坐「滋!」地一声, 我的肉棒已全被她的小穴给吞了进去。 「这次换三姑好好服伺你吧!……」变的淫荡的三姑说着, 她双腿用力屁股一沈把肉棒顶在她的花心上, 紧窄的阴道肉壁剧烈的收缩着夹的我全身麻的发软, 真是美极了。 「阿勇!现在换三姑插你,舒服吗?」三姑半眯起眼睛, 淫态毕现一上一下的套着肉棒,看着她春意荡漾的神色, 我连忙伸出双手玩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 眼睛看着三姑小穴套着肉棒,只见她的两片阴唇, 一翻一入红肉翻腾,我的快感逐渐上升着……。 「嗯……啊……我的好阿勇……三姑插……插你痛快吗……三姑插阿勇……好过瘾喔……你要泄了吧……亲亲阿勇……你痛快吗……哎唷……三姑又要泄了……」三姑一边浪叫着, 一边上下用力套动着几分钟后,勐地感到她一阵抖索, 一股热磙磙的阴精直喷而出,浇在我的龟头上……。 她长喘吐了口气: 「啊……三姑美死了……」整个人伏在我的身上;我也被那股湿热, 喷的只感到腰身一紧、一麻火热的阳精,全部射在她的身体内……。